第十七章

    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洗头,为的是有一个遍遍的外表。他也没有刮胡须。至于身上的衣服,他脱下病人穿的轻便睡袍,换上了原先的浅绿色手术服。这件手术眼看上去皱巴巴的。海亚尼答应给他重新拿一套。但今天,他需要起了皱的衣服。他的右脚套了一只白短袜。不过左踝上面有一因难看的伤疤,为了引起人们注意,他的左脚没有穿袜,只套上一只与右脚配对的黑橡胶拖鞋。

    今天他将出庭。许许多多人都等着他的公开田面。

    10时,桑迪来了。按照他的委托人的吩咐,他带来了两副廉价的太阳镇,还有一顶新奥尔良圣徒戴的黑帽子。“谢谢。”帕特里克说着,戴上太阳镜,在浴室里照了镜子,觉得还满意。接着他又打算看看戴上圣徒帽的效果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海亚尼大夫也来了。帕特里克在海亚尼和桑迪之间作了介绍。突然他感到紧张、头晕。他坐在床沿,用手指梳理头发,想让紧张的呼吸恢复过来。“要知道,我从没想过会有今天。”他低声咕吨。

    “从没想过。”他的医生和律师相互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海亚尼开了一些强镇静药,帕特里克一次吞了两汛“恐怕我什么话也说不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一切话由我来说,”桑迪说,“你尽量放松。”

    “他很快就会安静下来。”海亚尼说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治安官斯威尼走了进来,身后跟着一大帮子助理。双方不自然地互致问候。帕特里克套上圣徒帽,又戴上新买的大号深色太阳镜,然后伸出双手,让他01上手铐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桑迪指着一个助理手中的脚镣问。

    “脚镣。”斯威尼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不能上脚镣,”桑迪粗着嗓子说,“因为他脚踝有伤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这样。”海亚尼大夫壮着胆子帮腔。“瞧。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帕特里克的左踝。

    斯威尼思索了一会儿。趁此机会、桑迪发动进攻。“算了吧,治安官。难道你怕他脱逃?他受了伤,上了手铐,前后都是人,能干什么?突然逃跑?你们也不会那么迟钝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必要时,我给法官去电话。”海亚尼大夫忿忿地说。

    “瞩,他是戴着脚镣来的。”治安官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必学联邦调查局,雷蒙德。”帕特里克说,“再说他们只给我戴腿镣,没戴脚镣,当时我痛得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聘镣不出了,帕特里克被领往外面的过道。那里的穿用色制服的助理看见他,停止说话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行人慢慢地朝电梯间走去。桑迪走在帕特里克的左侧,轻轻托着他的胳膊肘。

    电梯间太小,容不下所有的人。一部分助理急急地跑下楼梯,到门厅和大家会合。他们重新组织队伍,慢慢走过接待处,穿越玻璃门,到了暖烘烘的秋日下。外面已经整齐地停着几辆发亮的汽车。他们押着帕特里克上了一辆贴满哈里森县标志的崭新的黑色汽车。这辆汽车一开动,另一辆载有武装保卫人员的白色汽车跟了上去。然后三辆洗得干干净净的警车相继尾随在后,另外两辆警车跑到前面,为帕特里克乘坐的汽车开路。整个车队穿过一个个检查站,出了基地。

    透过他戴的廉价的深色太阳镜,帕特里克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外。这些街道他不知开车经过过多少次,房屋看起来也是那么熟悉。随着汽车拐人90号公路,他的眼前出现了墨西哥湾。那里平静、浑浊的海水似乎和他出走前没有两样。公路的一边是狭长的海滩,另一边是远离大海的宾馆和公寓。

    他失踪期间,沿海地区出现了繁荣,这完全归结于卡西诺赌场的迅猛发展。还在他出走时,就听说卡西诺赌场要来此地落户。如今一座座富丽堂皇的维加斯式赌场就在他眼前闪过。此时才上午9点半,可停车场已是满满的了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赌场?”他问坐在右边的治安官。

    “总共13个,还有一些在建造中。”

    “难以相信。”

    镇静药的效果很大。他的呼吸变粗,躯体也松弛了。瞬时他感到想睡觉。过了一会儿,车子拐人梅因街,他的心又提了起来。只剩下几个街区路程了。再过几分钟,他的过去就要大声嚷着和他拥抱。马上”要过市政厅。从那里往左,就能望见维厄马奇办公九楼。这幢矗立在老城区的白色大楼他曾经拥有一部分。那时他是博根、拉普利、维特拉诺、哈瓦拉克、拉尼根这五位律师组成的法律事务所的合伙人。

    维厄马奇大楼依然存在,但里面的合伙关系已经崩溃。

    前面即是哈里森县法院,离他过去的办公地仅三个街区。它是一幢普通的砖屋,上下两层,门前有一小块绿色草坪,紧挨着霍华德街的路面。草坪上已经有许多人走动。路边停满了汽车。行人沿人行道急急地走着,他们的方向似乎都是朝着法院。前面开路的警车开始停车,帕特里克这辆车以及后面的车子相继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法院前面的人群开始疯狂地朝两侧移动,但到后面被拦住了。那里的警察排成了一堵墙.不让人通过。帕特里克曾经看见几个受审的要犯从后门进进出出,于是明白了怎么回事。整个车队停了下来。白色汽车的门被推开,跳下了十几个司法助理。他们把帕特里克那辆车围了起来。随着那辆车的门徐徐推开,帕特里克终于露面了。他身上的浅绿色手术服与周围司法助理的褐色制眼形成鲜明的反差。

    一大群新闻记者紧张地挨着那堵人墙而立。另一些正在拼命挤上前。帕特里克随即意识到聚光灯射了过来。他垂下头,蟋缩在司法助理中间。在司法助理迅速押着他向后门走去时,他的头顶上方接二连三响起愚不可及的提问声。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你对回国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钱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谁被烧死在汽车里?”

    从跨过门坎到走上后梯,整个行程只需很短时间。过去帕特里克不时这样来来回回,那是因为他需要从速找法官签字。倏忽间他觉得一切都很眼熟。水泥台阶已经四年没有油漆了。一行人穿过一道门,又走过了一个很短的过道。过道的一端聚集着许多法院工作人员,他们呆呆地朝他注视。司法助理把他带进与审判室相邻的陪审团议事室。在一张放有咖啡壶的茶几旁边,他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桑迪留在他身边,为他的精神状态担忧。治安官斯威尼吩咐那些助理离开室内。他们去了过道,等候新的押送任务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杯咖啡,好吗?”桑迪问。

    “行,不要放糖。”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你没事吧?”斯威尼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谢谢你,雷蒙德。”他的声音听来温顺、畏怯,手和膝盖也不停地颤抖。他没有喝咖啡。虽然两只手被铐在一起,他还是扶了扶太阳镜,接着又把帽檐继续拉低。他颓然垂下了双肩。

    有人敲门。一位名叫贝林达的漂亮姑娘慢慢把头伸进门内,宣布说:“赫斯基法官要同帕特里克会面。”帕特里克觉得耳熟,抬起了头。他望着门口,轻声说:“你好,贝林达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帕特里克。欢迎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把头扭开了。贝林达是法院秘书处的秘书,所有的律师都喜欢和她调情。她模样长得甜,声音也甜。莫非这四年是个梦?

    “在什么地方?”治安官问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她回答,“他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帕特里克,你希望同法官见面吗?”桑迪问,因为他有权拒绝见面。显然,法官的做法是有悻常规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帕特里克极其需要同卡尔-赫斯基见面。

    贝林达转身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我出去一会儿。”斯威尼说,“我需要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终于,室内只剩下帕特里克和他的律师了。他突然振作起来。“我和你说几件事。你有没有得到利厄-皮雷斯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桑迪说。

    “那么做好准备,她很快就会同你联系。我给她写了封长信,希望你转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。韩国洛基姆电子公司生产了一种反窃听的装置,名叫DX-130,价格大约是600美元,体积相当于一台袖珍录音机。你去把它买回来。不管我们什么时候见面,你都把它带在身边。我们每次商量什么事情前,都要将房间和电话机消毒。还有,你在新奥尔良找家有信誉的保安公司,请他们每周到你的办公室检查两次。这样花费很大,但钱由我来付。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,帕特里克恢复了颓丧的状态。卡尔——赫斯基法官独自进了室内。他没有披上法官的黑袍,仅穿着衬衣,系着领带,一副老花眼镜低低地架在鼻梁上。从他的花白的头发和眼角的皱纹来看,谁也不相信他才48岁。而这种老成持重的外表,正是他希望的。

    帕特里克抬起头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卡尔主动伸出自己的手。“帕特里克,见到你太好了。”卡尔热情地说。两人握手,手铐叮当作响。按卡尔本意,他要张开双臂和帕特里克拥抱。但他现时的身份不允许这样做,于是采取了温和的握手方式。

    “卡尔,你身体好吗?”帕特里克说着,回到了原来的座位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好多了。虽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,我还是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想不到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我变化这样大,是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实这样。要是在街上,我肯定认不出你。”

    帕特里克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像其他几个自认忠于对帕特里克的友谊的人一样,卡尔有一种被出卖感。但即使如此,他获知这位朋友还活着,依然感到极大的欣慰。如今他极其担心所谓的一级谋杀罪的指控。如果说,对帕特里克的离婚诉讼、民事诉讼尚能设法对付,那么对他的谋杀诉讼就很难应付了。

    由于他俩的朋友关系,卡尔将不主持这一审判。

    他打算在前期做点工作,然后不等关键时刻来临就自动回避。现在已经有风言风语,说他们过去的关系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肯定要声称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是例行公事般的第一次出庭。我将不准保释,因为这是一级谋杀罪指控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,卡尔。”

    “整个过程不到IO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到这里参加过审判,只不过身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在12年的法官生涯中,卡尔常常对自己给予那些犯有弥天大罪的人如此多的同情感到惊讶。他总是看见他们遭受痛苦的富有人性的一面,看见他们实际上是被罪孽逼上死路的。他已经把成百上千个人送进了监狱。而这些人,倘若能给予机会,决不会再上法庭,决不会再犯罪。因此他要帮助他们,拉他们一把,饶恕他们的罪过。

    然而,帕特里克还要不同。此时此刻,面对自己的老朋友,卡尔几乎要动情地掉泪了,你看看他——手被铐住,穿戴如此可笑,眼睛被太阳镜遮着,面容改得几乎认不出,神情显得说不出的不安、紧张、害怕。卡尔真想把他领回家,给他一些好吃的,让他好好睡一觉,帮助他重新生活。

    卡尔在他旁边蹲下来,说:“帕特里克,由于一些明显的原因,我不能审这个案子。目前我只是处理前期的事务,确保你不受伤害。我仍然是你的朋友。有事尽管来电话。”他轻轻地拍拍他的膝盖,希望他不会产生误解。

    “卡尔,谢谢。”帕特里克说着,咬了咬下唇。

    卡尔想看看他的眼神有何表示,但因为他戴着太阳镜,这是不可能的了。于是卡尔站起来,向门外走去。“今天一切都是例行公事,律师。”他对桑迪说。

    “法庭聚集了很多人吗?”帕特里克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帕特里克。朋友、敌人都有。他们都在那里。”卡尔说完,出了门。

    沿海地区历来是一个出大案、要案的地方,所以法庭座无虚席乃常见之事。但是,没有人会想到,今天法庭挤得水泄不通,居然是为了一个简简单单的第一次出庭。

    新闻记者早就来了,占据了好的座位。目前美国有少数州明智地规定在法庭内不得摄影和录像,密西西比州是其中之一。这样一来,记者们只好坐下来,边听边看,然后用自己的话将所见所闻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被迫成为真正的记者。这种才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具备。

    每次审理大案都有一些常客。他们是法院各办公室秘书、心烦的律师助理、退休警察和当地一些无所事事的律师。尤其是后者,他们成天逛来逛去,吸饮免费咖啡,传播小道消息,看看房地产契据,等待法官签署文件,于着一切不负责任的事情。今天是帕特里克出庭,他们自然全都来了,而且数量比以前还要多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许多律师,他们的到场仅仅是为了一睹帕特里克的姿容。四天来,各家报纸连篇累陵地登载他的消息,但是无人见到他的最近照片。关于他的外貌有种种传说.遭受酷刑的报道更增添了他们的好奇感。

    查尔斯-博根和杜格-维特拉诺一块儿坐在法庭中部。这是他们所能争到的最近座位。为此他们恨透了那些该死的记者。他们本想坐在前排,靠近被告席,面对面地和他相互注视,并尽可能地低声威胁和咒骂,以此宣泄他们在这个文明场所所能表达的内心愤慨。但是现在他们坐在倒数第五排,那种场面看来是不会发生了。不过他们还在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一第三位合伙人吉米-哈瓦拉克挨着后墙而立,正和一个司法助理悄悄地谈话。他没有理睬周围一些律师的打量和注视。这些人大部分是幸灾乐祸者。

    当那笔巨款失踪、事务所遭受厄运时,他们只是暗暗高兴。毕竟,这是该州有史以来通过打官司所而得的最大一笔钱。而嫉妒是人的天性。他恨这些人,恨这个法庭里的每一个律师。他们是一群等待食尸的秃B。

    哈瓦拉克,这位捕虾者的后代,依旧性情粗暴,喜好打架。他希望能单独和帕特里克呆几分钟,以便用武力使他招供。

    第四位合伙人伊桑-拉普利此时还在家里的阁楼上。像往常一样,他正为乏味的申请写辩护状。反正他明天能看到这场审判的报道。

    少数几个律师是来为老朋友喝彩的。对于许多小城市的律师来说,脱逃是一个共同的梦想,只不过通常不说而已。他们被诱入一个过于乏味的职业里.往往由于期望过高而陷于失望。至少帕特里克有勇气追求这个梦想。关于那具烧毁的尸体,他们相信一定会有个解释。

    兰西来得晚,在墙角占了一席之地。他已经跟着记者在四处看了看,目的是观察现场的安全保卫。看来警察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,至少目前是这样。然而,整个审判要延续多日,他们能天天这样吗?这是需要考虑的。

    在场者还有许多人是帕特里克的点头之交,但此时他们突然宣称自己是他的密友了。事实上,还有一些人根本没有和帕特里克见过面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不负责任地对记者说这说那。这就好比特鲁边,也突然有一些从未谋面的朋友来拜访,对那个伤透她的心和遗弃可爱的阿什利-尼科尔的男人表达仇恨之情。

    他们阅读平装书,例览新出的报纸,并装出不耐烦的样子,仿佛他们并不想到这里来似的。法官席旁边的审判助理和法警开始走动,法庭顿时变得寂静。

    看报的不约而同放下了手里的报纸。

    毗邻陪审席的那扇门被打开,几个穿褐色制服的司法助理涌了进来。接着治安官斯威尼露面了,他搀着帕特里克的胳膊肘。紧跟其后的是另外两个司法助理。桑迪段后。

    他来了!人们一个个伸长了脖颈,脑袋瓜此起彼伏。法庭艺术家们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帕特里克缓步走向对面的辩护席。他低着头,但一双眼睛在透过太阳镜审视观众。他瞥见哈瓦拉克站在最后,阴沉的脸色表达了无限的愤恨。在他坐下时,又瞥见菲利普神父。他看上去老了很多,但仍然显得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在辩护席,帕特里克低着头、弯着腰、垂着肩,没有一丝傲气。他没有向四周张望,因为他已经感受到四面八方的人在朝他注视。桑迪把手搭上他的肩,假装同他说话。

    那扇门再次被推开,地方检查官帕里什独自走了进来。他走到了紧靠辩护席的那个座位。帕里什是个学究式的人物,但也隐藏着少量自私,所以他一直得不到提拔。他的工作比较扎实,没有丝毫虚浮,往往致罪犯于死地,目前定罪率在该州居第二位。在他旁边,坐着治安官。此时他已经从帕特里克的辩护席到了自己的座位。在他们后面一排,坐着乔舒亚-卡特、布伦特-迈尔斯和其他两个不知姓名的联邦调查局特工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的布置与一场重要的审判相协调,但布置的时间至少是半年以前。一位法警高喊肃静。当赫斯基法官入场就位时,全体起立。赫斯基说了声各坐”,大家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第961140号案件——密酉西比州诉帕特里克-拉尼根——现在审理。被告是否到场?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场,阁下。”桑迪欠了欠身子。

    “拉尼根先生,你能否站起来?”赫斯基问;依旧戴着手铐的帕特里克慢慢将椅子推后,站了起来。他依然低着头、弯着腰、垂着肩。这并非在演戏。镇静药已经在他的体内充分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他觉得身子有点僵硬。

    “拉尼根先生,我这里有一份哈里森县大陪审团对你的指控书。该指控书指控你谋杀了一个不知姓名的人。为此他们控告你犯有一级谋杀罪。这份指控书,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了,阁下。”他抬起头,并且尽量使声音显得自然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和律师讨论了这份指控书?”

    “讨论了,阁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作何申诉?”

    “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准许你作无罪申诉。你可以坐下了。”

    赫斯基匆匆翻了几页讲稿,继续说:“为保证审判顺利进行,法庭特向被告、律师、警察和调查当局、所有的证人、所有的法院职员颁布一项禁声令。该禁声令即刻生效,有效期至审判终结止。大家必须认真执行。凡违反者,以藐视法庭论处。我将对其严惩不贷。未经我许可,不得向任何记者发表任何言论。律师有什么意见吗?”

    从赫斯基的说话口气来看,该禁声令不仅要颁布,而且没有丝毫协商的余地。于是律师们都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已经拟定了取证、申请、预审、审判的日程安排表。大家可以到秘书处索龋有没有别的事情?”

    帕里什站了起来。“法官阁下,我有一件小事。请准许将被告尽快地转移到我们的拘押场所监禁。正如你所知道的,他现在基地医院,我们——”“帕里什先生,刚才我已经问了他的医生。目前他仍然需要治疗。请放心,一旦医生准许他出院,我马上将他转移到哈里森县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阁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们就休庭。”

    帕特里克被匆匆押离法庭,接着又步下后梯,进了那辆黑色的汽车。与此同时,照相机咋擦味呼地响个不停。帕特里克点点头,然后一路打着瞌睡回到了医院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约翰·格里森姆作品 (http://gelisenmu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